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的诉讼主体如何确定?
  • 发表时间:2017-10-10
  • 作者:南京建筑工程律师
  • 来源:建筑工程网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当事人可能会涉及发包人、承包人、分包人、转包人、实际施工人、挂靠施工人、被挂靠单位等多个主体。在个案中,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依据《民事诉讼法》《合同法》《民事诉讼法意见》以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的相关规定,确定上述主体的诉讼地位。在审判实务中,较为常见又难以把握的有以下几种情况:

  1.关于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将工程转包的问题

  这属于合同转让即合同权利义务的概括转移。合同一经转让(转包),承包人即退出承包合同关系,受让人(实际施工人)取得原合同当事人的法律地位,其起诉索要工程款,应当直接起诉发包人;与此相对应,发包人因工程质量问题索赔的,应直接起诉实际施工人。

  2.关于因转包、分包(包括违法分包)工程出现工程质量引起的纠纷问题

  如果发包人只起诉承包人或者发包人只起诉实际施工人的,根据《建筑法》第50条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25条的规定,可依当事人的申请,将实际施工人或者承包人追加为共同被告。

  3.关于施工人挂靠其他建筑施工企业并以被挂靠单位名义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问题

  如果挂靠施工人或者被挂靠单位起诉发包人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有关第三人的规定,发包人可申请追加被挂靠单位或者挂靠施工人为第三人。发包人起诉挂靠施工人或者被挂靠单位的,根据《民事诉讼法意见》第43条的规定,可依当事人申请,追加被挂靠单位或挂靠施工人为共同被告。

  4.关于多个承包人联合共同承包的问题

  因其均为承包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发包人提起诉讼的,根据《建筑法》第27条和《招标投标法》第31条的规定,承包各方应作为共同被告。

  5.关于工程项目经理部的问题

  工程项目部一般系企业法人为完成特定工程建设项目而设立的临时机构,其财产与所属企业法人具有不可分割性,本身不具有独立财产,不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合法成立、有一定的组织机构和财产、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其他组织”,故不是适格的诉讼主体,应以设立该项目经理部的法人为诉讼主体。‘

  6.关于因转包、分包(包括违法分包)发生的纠纷问题

  实际施工人只起诉承包人索要工程款的,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理,应予准许,原则上不将发包人列为案件当事人。但承包人要求追加发包人为第三人并对其主张权利,而发包人对承包人又负有义务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第2款的规定,可以将发包人列为第三人;为了查明案件事实需要,人民法院也可以追加发包人为第三人。当然,在实际施工人与转包人或非法分包人签订的合同无效的情况下,合同的相对性弱化了,加之实际施工人又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实际履行人,因此,实际施工人依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26条第2款的规定直接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应予准许。

  7.关于工程质量异议之诉的被告确定问题

  《合同法》第272条第2款规定,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第三人就其完成的工作成果与总承包人或者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向发包人承担连带责任。因此,在合同有效的前提下,发包人可以提起对承包人、分包人的质量违约之诉。《建筑法》第67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进行分包的,责令整改,承包单位将承包的工程转包的,或者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可以责令停业整顿,降低资质等级;情节严重的,吊销资质证书。承包单位有前款规定的违法行为的,对因转包工程或者违法分包的工程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造成的损失,与接收转包或者分包的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在合同无效的前提下,发包人可以提起对承包人、转包人、违法分包人的侵权之诉。

  8.关于建设工程经层层分包或转包后,实际施工人的前手下落不明的被告主体资格问题

  《合同法解释(二)》第2条规定:“当事人未以书面形式或者口头形式订立合同,但从双方从事的民事行为能够推定双方有订立合同意愿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是以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中的‘其他形式’订立的合同。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实际施工人与发包人之间,基于实际履行,形成了合同关系,实务施工人可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如果免除发包人的责任或者等待最终结算,则可能会导致诉讼迟延、实际施工人的权利落空。南京建筑工程律师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解释》第26条原则赋予实际施工人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权利,其主旨在于配合清欠劳动者工资的工作,充分保护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在发包人有无全部支付工程价款的事实真伪不明时,支持实际施工人向发包人的权利主张,也符合司法解释的目的。对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实际施工人基于合同关系,可以向其主张权利。

—请选择—
—请选择—
—请选择—